1. <cite id="19ott"><span id="19ott"></span></cite>
      <cite id="19ott"></cite>
      <rp id="19ott"><optgroup id="19ott"></optgroup></rp>

      <cite id="19ott"><span id="19ott"></span></cite>

            1. <rt id="19ott"></rt>

          1. <cite id="19ott"></cite>

              <tt id="19ott"></tt>
              1. <rt id="19ott"><optgroup id="19ott"></optgroup></rt>

                首頁>作家作品>新作推薦

                邢小俊報告文學《華陰老腔》出版發行

                文章來源: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2022-03-21

                  《華陰老腔》是一部報告文學。該書較為全面地介紹了老腔的起源與發展,并真實記錄了多年來老腔變革中的典型人物和典型事件,能夠讓人們更加全面地認識和了解老腔這種古老的民間藝術精彩奪目的鮮活歷史和發展面貌。真實、具體地報告了這個古老而珍貴的地方劇種——老腔曲折起伏的命運,非常詳實地敘寫了陳忠實、黨安華、林兆華等有識之士在巧妙地繼承老腔傳統藝術基礎上改進、豐富和更新老腔,使老腔再展絢爛的過程。

                  

                 

                  同時,也真切、生動地講述了像張喜民、王白毛等老腔藝人與老腔的藝術生命牽連和命運起伏的故事,以及老腔在新的推進過程中的困惑、矛盾、艱難和趣事等,具有一定的可讀性。該書還運用了二維碼視頻互動手段,使讀者在閱讀的同時,能通過掃碼進行視聽,閱讀方式新穎,具有一定的趣味性和欣賞價值。

                  陜西省華陰縣雙泉村,位于華陰東北隅黃、洛、渭三河交匯處。就是華山腳下這個毫不起眼的小村莊,誕生了中國最古老的劇種——老腔。

                  雙泉村顧名思義是有兩眼泉水。千萬年來,哺育著炎黃子孫的黃河渭水,縈繞于雙泉村東,以自然風貌和人文歷史馳譽天下的西岳華山,屏障雙泉村于南。

                  一方水土養一方戲,一方戲體現一方人精神世界的復雜面相。也正因為它處于這個屬于自己的獨特空間,而在華山腳下經世不衰,具有頑強的生命力。

                  村子里代代相傳一個老腔皮影戲班。千年來一直薪火相傳,長演不衰。兩張方桌,九塊木板,椽子七長八短,五張蘆席一卷,四條麻繩一挽,掛上亮子,就能開演。

                  女媧娘娘補了天,

                  剩塊石頭成華山。

                  太上老君犁了地,

                  豁出條犁溝流黃水……

                  ——這就是最原始的華陰老腔,飽含著生長在鄉野的原始沖動,喜悲憂樂皆成戲,世態人情自入腔。

                  在黃土地生長出來的農民是一個沉默的群體,沉默地活著、老去,他們需要把生活的悲苦在頃刻間發泄出來,這一吼,是一種生命的掙扎與吶喊,憑借月琴、胡琴,還有自制的梆子、鐘鈴這些簡單的器具,甚至還有一條原模原樣的長條凳,就能震撼人心,且如此接地氣兒,好像每一個字兒落在地上,都能冒出煙來,給人一種質樸真摯蕩滌胸懷的震撼和感動,讓觀者從心底熱血沸騰、激情澎湃!

                  聲律鏗鏘,冷倔蒼茫 !老腔影子節節硬……

                  秦漢以前,華陰東北地帶,列國接壤,城阜相望,雙泉西臨魏長城,東界三秦門戶的古戰場潼關,是戰爭的頻發地區。

                  為了保障安全,這里常有重兵把守。這些駐軍在衛戍之余,可能有時布數組隊、揮戈習武,有時會揚鞭馳馬,比射爭標,在活動中總會鳴金伐鼓、號角嘶鳴、吶喊助威。在節日中,也會有文娛表演,載歌載舞。碼頭上有一群船工,每到曳船時,總有一人起頭喊號子,眾人緊跟著齊喊用力,另有一人用塊木頭有節奏的擊打船板。后來,這號子便成為一種號召,起頭喊號子的人演變為主唱,跟著一起喊的眾人演變為幫腔滿臺吼,木塊擊板也成了樂器。于是,黃河岸邊誕生了老腔,之后又演變成戲,有了唱腔,而老腔“聲腔”與“皮影”的結合,也就形成了“老腔皮影戲”這種以皮影為載體的地方劇種。

                  那時的老腔,通常與皮影一起演出,成為在當地盛極一時的老腔皮影。

                  軍事環境在雙泉民間文化中打下的烙印,在老腔中的軍旅尚武主調更為顯而易見。從表現內容上來看,老腔的劇目,百分之七十以上都為歷史戰爭題材。好多表演程式是戰爭場面的淋漓盡致的展現。

                  老腔的音樂語言,亢揚激越,氣氛壯烈,聽之如臨沙場。它在開場前必先有一段振聾發聵的打擊樂合奏,俗稱“打開場”。接著是一場白刃交加、短刀相向打臺折子。后面才開正本戲。

                  老腔的女角色唱腔極少,樂器突出使用堂鼓、暴鼓、大鑼。半文言的道白使人聽之如溫古籍,為老腔的戲曲語言于豪獷中增添了幾分典雅和雋永。

                  隨著劇情的展開,更有助威的吶喊聲,昂揚的拉坡拖腔,以及摹擬戰馬嘶鳴的長管大號聲。這種貫穿全劇的強烈尚武情調和表現風格,在其它民間戲曲音樂中,是很難見到的。

                  依著這些軌跡,我們似乎可以這樣說:

                  河岳文化產生了河運生態,河運生態產生了船運勞作,船運勞作產生了船工號子,船工號子演化出了拉坡腔,拉坡腔成就了華陰老腔。

                  陜西是中國傳統文明的源頭,在這里可以找到華夏;人文初祖;黃帝的蹤跡。西周、秦、西漢、隋、唐等中國歷史上值得驕傲的朝代都以這里為都城。

                  曾有人將陜西人的性格特征概括為四個字:倔、犟、硬、碰!陜西人四肢發達,身體健壯,秦軍號稱虎狼之師,令關東諸侯聞風喪膽。國字型臉的人很普遍,樸訥溫厚而又爽直豪放,大腦卻保守,安于現狀,厚道又偏執。陜西人穿衣服尚黑,喜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西鳳酒有點偏辣,外地人喝不習慣),大聲吶喊。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現代人稀缺的血性和陽剛、骨氣和精氣、誠信和大氣、正義和情義……

                  華陰老腔作為歷史悠久的民間藝術,粗音大嗓,聲律鏗鏘,唱腔激越,拙樸陽剛,著名作家陳忠實譽老腔為“蘊藏于關中大地深層的詩質”;民俗文化專家靳子林稱它為“中國戲曲的活化石”。

                  它神奇、壯美、奧秘,也親近通俗!

                  它具“北之沉雄”的粗獷豪放之風!

                  它承載著博大、蒼涼的黃土文化!

                  它是陜西人“嚼鋼咬鐵”性格之基因……

                  它值得被更多人聽見 , 看見 , 關注 !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体彩竞彩网